校友风采|清华博士邓慧姝:在麓山有比知识更重要的收获

 发表时间:2020-06-03 作者:邓慧姝来源:



作者简介:邓慧姝2009—2012年就读于我校 G0901班(班主任:肖伟老师);2012—2016年本科就读于清华大学建筑系 ;2016年至今就读于清华大学建筑系(直博);2018年至今参加与意大利都灵理工的联培项目。

 

反思我的高中生活,至今已过了近十年。许多高中知识,若是与现在从事的专业无关,就开始渐渐淡忘了,那么,在麓山的高中经历对现在的我还有什么影响呢。我想谈谈那些比知识更重要的东西,也与处于青少年时期的朋友们分享一些高中之后的生活。

在我读博士期间,接触了一些欧洲的学者,我意识到,除了实用性的知识之外,思辨能力的培养也是他们基础教育中的重要一环。牛津大学在大一新生入学时,会推荐一些必读书目,其中一本叫critical thinking,也就是批判性思维。具有批判性思维被定义为学生在高等学校学习的第一步。无论学生来自哪个专业,将来从事什么职业,这一思维能力都将是他们长久能够依赖的重要工具。

高中时期是一个人思维开始变得活跃的阶段,也是一个人世界观、价值观开始建立的阶段。更有意思的是,很多高中生都是理想主义者,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员。理想主义的我们能够不只接受社会现实的约束,而尽情拥抱广阔的形而上的思维海洋。我们会在高中时期开始质疑世界的真相,畅想生与死的边界,或者思考文学与哲学,或者探寻宇宙的起源,这些都不是实用性的知识,却是一个人思维模式开始形成的种子。

邓慧姝在法国巴黎奥运会学术论坛上主讲

邓慧姝作为辅导员及主讲人参加国际高校联合夏校

我很幸运,在麓山上学期间,认识了很多优秀的老师。他们既是传播知识的老师,也隐隐向我传达着他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与世界观。这些思想塑造了我的一些性格和行为处事的方式,使我至今受益。我现在依然记得当时的化学老师张矫睦在课上提到:“只要在这节课上能够有一点小收获启发,这45分钟就值了”,这让我在从事现在的研究工作中,偶尔面对大量复杂无趣的具体工作时,也能够保持积极的心态,不轻视日常基础工作的重要性。毕竟,就算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只要能有一点小小的启发,就是值得的一天。我开始能够从各种工作中主动发现自己可以收获的经验,对各种类型的工作都保持开放的心态,而日积月累下来,就能够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进步。我也记得当时的生物老师胡云说:“你们为什么要听我的,我说的就一定对吗?自己去想!”,从此我发现,不应该盲从权威,应该批判思考。我也还记得语文老师夏金华在我虚头巴脑的作文中点评道:“活在当下”,而我至今用这个词反省自己。

现在回想,我认为,在我的高中生活中,接触到的每一位麓山的老师都有其独特的人格魅力。有些老师让我看到了前辈对后辈的关怀,那是温暖而包容的,让我明白了如何去爱他人和接受爱;有些老师更像是洒脱飘逸的文人,他们让我看到了一个个对自己能力充满自信的独立人格;还有些老师,在授课的过程中传达着缜密严谨的逻辑,让我也开始琢磨如何建立自己的知识逻辑网。我在麓山参加了物理竞赛,虽然只获得了二等奖无缘保送,但正是因为从这些老师身上学到的东西,使我既能快速重拾高考知识,也能够快速收拾心情,再次上路。

邓慧姝(右一)与团队获得UIA201国际建筑设计竞赛第一名

清华建筑系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这里没有保姆式的老师,也没有循序渐进的课程。老师们将学生视为平等的个体,交流与思维碰撞是教学的主要方式。而这种模式下,自学也就变得更加重要。我们既要在短时间内迅速掌握大量技能,也要为长期的事业进行自我规划。在麓山的竞赛培训经历使得我在高中时就接触到了类似清华的学习模式,这使我感到幸运。而当人生迷惘时,也感谢我高中时候的老师们,他们独特而精彩的人格至今仍影响着我。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经历了很多丰富的事件。作为建筑师,我去过十多个国家游学或参会;我拿过国际竞赛的第一名;我参加了2022北京冬奥会的设计工作;我结识了来自各个国家的朋友。而这些一个个看似随机的事件,其实源自日常生活中,对自己一点点的打磨。批判性思维能够使我对学术研究有更清醒的认知;对每件小事的重视,能够使我不断打磨自己的技能;了解爱与被爱,能够使我拥抱可贵的爱情。有一种理论说,学习任何一种技能超过一万个小时,那么一定会量变产生质变。其实不仅仅是技能,对于思维也是一样的。我觉得,有意识地打磨思维、塑造人格,那些精彩的事情将在你的生活中徐徐向你迎来。

而这也是我在麓山,在我的高中生活中,收获的最宝贵的东西。


copyright©1998-200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