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教育》|吃与快乐


发表时间:2019-08-17 来源:

黄颖

  

 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总是叫我点菜,只见我凝神下笔,每个菜都叫人不忍停筷,他们说我好吃,那是因为,吃是一种快乐。人生的宗旨,是我身上的每一滴脂肪都要是因为美食而滋生,有限的热量摄入,又怎能都消耗在浪费食材的东西身上? 食不可无肉

宫廷剧里有句话:女子心中苦,所以嘴里总要吃些甜食。你看,人类是直接的感官动物,吃下去,便实实在在感觉得到了满足和幸福。从远古起刻在基因里的渴望,你想想,怎么会不喜欢吃肉呢?配酱汁好吃,配辣椒炒好吃,甚至煮一锅青菜肉丸汤,乃至白切加盐都好吃,一天所有的委屈、压力,都融化在那芬芳的肉香中。懂得享受这快乐的小孩,爱先吃菜配米饭,最后不舍地、一筷筷珍惜地品尝美味。

春日的粑粑

民食饱、身暖则无乱,家乡小镇的人老实得很。虽然日子过得穷巴巴,勤劳的宝庆人从不少好吃的,人们脸上也不缺笑容。春天的时候要去采水泥花草,我不知道它的学名,摘回来以后,小孩子先弄着玩似的把它扯碎,再让奶奶拿菜刀,虎虎生威地把它剁成碎沫沫,和糯米粉拌一块儿。温暖的大手那样灵巧,一揪,合掌一压,水泥花粑粑便安静躺在了案板上。我小时候可傻,觉得为什么要吃水泥花?水泥能吃吗?长大了才知道是因为那颜色深灰带绿,像水泥。这粑粑吃起来有着草木的清香,有的时候还能从齿缝扯出一朵儿没剁碎的小花。

清香又带点苦味的小吃,成为了生命中很美好的回忆,一点都不想让它消失。

危险的甜甘

记忆里一种叫“细杆”的甘蔗,粗细如一元硬币。我吵着要买,妈妈告诉我那是用来榨糖的甘蔗,特别甜,但是也很危险。越美丽的越好的东西越危险,你一口下去,可千万别扯着那个皮带肉!一不小心,锋利的边缘就会划破你的嘴角!但小孩子贪吃呀,哪儿顾得上父母的恐吓,我们几个好朋友凑一块五毛的,买它两三根买回来,不敢横着吃,怕豁烂了嘴,只好竖着去咬。但就算是这样,还是时不时的要花上嘴角,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小混混,小流氓故意弄出刀疤来,其实这英雄的勋章,嘿!回家就等着爸爸妈妈揍吧!

放学的期待

校门口总是会有人推着一辆铁皮小车儿,大师傅是威严的国王,而一放学,他的臣民便虔诚地排好了队,举着珍贵攒下的零花,或牵着孩子的手麻溜掏出钱包,来换一份黄豆团儿。别的小摊可没这么高的人气,只因爸妈觉得这糯米豆团更加卫生。得,这不孩子总嘴馋吧!你可不准去吃麻辣鸡柳和辣条!只见那三轮旁边有一个高高的小筒,侧边有一个手摇的龙头,你晃几下,长条的冒着热气的白糯米条就跳了出来,那师傅拿着一把泥水匠常用的铲子,几秒间的挥舞,竟有庖丁解牛、战士挥刀的威严。你看他叼着烟,漫不经心,但手起铲落,圆滚滚的糯米团子就弹到黄豆粉上!我的天,这在异乡回忆起来,仿佛已闻到了那看似粗糙辣口的豆粉所散发出来的清香。等它入嘴,又糯又咸又甜,是小朋友当年珍贵零花最好的去处。

意犹未尽的我,也只好停笔了,不仅因为忍不住腹中饥饿想去觅食,更因为这吃食中温暖的回忆、蕴藏的情绪,实在是写不尽道不完。亲爱的读者们,你们的美食与快乐,又有哪些呢?

                         (本文发表于《湖南教育》20196D版)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