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发表时间:2018-03-07 作者:袁浩来源: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

 

大家上午好,“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借用朱子的这句诗作为标题,我是想要说明如何避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尴尬,在麓山众多大佬面前分享读书心得颇让我忐忑不安,所以我在接下来所要讲的两个方面都用“我”而不是“我们”作为主语,以表明以下一孔之见不具有普遍意义,仅供各位参考借鉴。

 

首先是“我为什么阅读”,有如下四个理由: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会怀揣着自命不凡的英雄主义梦想,渴望成就一番事业,历经岁月蹉跎,屡屡受挫,才会深切地体会到自己将注定平凡,沉静下来后才会认真探索与追求人生的意义,这便是我喜好读书的第一个理由——为了让内心平静。学习的真义是让自己意识到究竟有多少知识是自己不知道的,学得越多,未知的世界就越大,一个自我满足的人是不会产生求知欲的,因此我喜好读书的第二个理由便是缺陷制造动力,人很容易意识到自己的缺陷,但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总是会设法逃避,唯有正视到自己的缺陷和通过比赛等方式体验到缺陷的切肤之痛才会构成学习的动力。

 

2015年我看到但丁《神曲》的第一段“当走到我们生命旅程的中途,我发现自己在一片幽暗的森林里,因为我迷失了正直的道路”,他说的中途是70岁的一半35岁,这是个迷惘的年龄,大概在此之后但丁开始创作《神曲》;1941年,战场上的法国哲学家萨特在35岁生日这一天被德国军队俘获;公元前525年,乔达摩?悉达多在35岁的时候成佛,2015年我也35岁,此前陆续发现咽喉炎、高血压以及其它身体问题,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扑面而来,走出迷惘,必定追求终极价值,在众多的终极价值里,我选择了古希腊的知识理性作为追逐的方向,知识理性是和现代社会的工具理性、中国传统的常识理性相对的价值观,它将具有普遍意义的知识而不是经验作为最高追求,因此我的第三个理由是向死而生,作家萧红有言:“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这话如果对别人宣讲那是没有人性,但对自己而言却是一种鞭策,科学家指出,人对时间的感知与大脑的耗氧速度、身体的新陈代谢的速度相关,耗氧率和代谢率越高,感知的时间流动越慢,显然,我已越过人生的中间点,耗氧率和代谢率正在变慢,感知到的时间流动越来越快。最后一个理由则是现实主义的,那就是为了赢得学生的尊重,学生可以因为喜欢老师而喜欢学习,同时也为了让自己的职业富于精神价值,因为具体的知识会在时间的流逝中消散,留存学生心中的必定是看问题的角度和方法以及老师对人生、对世界的信仰。就纯粹教书的我来说,方向就是知识和“道”,对于知识,历史这门学科知识更新速度很快,比如“司母戊大方鼎”改称“后母戊大方鼎”这个结论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说服学生的证认知识的方法,我找到2008年第四版的《中国古代文化常识》,原主编王力先生早在1986年辞世,但仍然有北大教授再继续增补更新此书,书中给出了两个理由:一个是当时写字的方法左右不分,另一个是名称的格式通常为爵位加名字,什么可信,什么不可信,理解给出结论的方法才是认识世界的王道;又比如宋词里面有“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一般的解释是天狼星比喻西夏,人搭弓指向西北天空,但作为夜空中最亮恒星的天狼星位置却是在南方的天空,所以雕弓必定不是指人挽现实中的弓,而是指天空中的中国古代星座:弧矢,这样“西北”这个方位才能得到落实。对于“道”,越大而抽象的道理越没有意义,只有关于人生的具体的可供探讨的道理才会引起学生的争论或共鸣,比如《像哲学家一样思考》一书中引用蒙田为个人主义辩护的言论:“如果这个世界发现我的过错是说了太多关于我自己的事情,我则发现这个世界的过错是甚至不会想到它自己。”人是从自我感知世界的,年龄越小,越以自己为中心思考问题,学生年龄小,尤其如此,我不需要迎合他们,但需要理解他们。又比如武汉大学哲学系邓晓芒教授,他是长沙人,现在已经转入华中科大去了,他的《人之镜》有一部分剖析鲁迅的小说《伤逝》时指出“人格之建立,需要虚伪和说谎”。青春期的学生容易冲动,看问题非黑即白、非真即假,不易把握到人与人之间相处既需要搭建交流的平台,也应该设置保护个人自由的屏障。学生单纯认死理,老师需要自我拓展,而后用知识折服他们,用道理与他们共鸣或争鸣。

 

 

第二个方面是我关于阅读的若干做法,首先就是拿来主义,需要承认别人的眼光,我会利用豆瓣读书这个网站查阅关于一本书的评价以决定该书是否值得买,比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生理学教授贾雷德?戴蒙德的这本《枪炮、病菌和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1.4万人阅读后给出的评分高达8.8分,那么它一定值得一读,事实上我花了40多天摘录了60多页的笔记才完成阅读,而且的确物有所值,比如它论证了为什么是欧亚大陆的白人征服了美洲的印第安人而不是反过来,用他的理论可以合理的推导出陶渊明所说的桃花源为什么不能存在,它要么因为人口基数太小而导致文明退化到原始社会,要么因为人口膨胀而扩张出去。其它如邓晓芒教授的《中西文化心理比较讲演录》有8.6分,条分缕析中国人和西欧人看同一问题的心理结构上的巨大差异。已故清华大学徐葆耕教授简明扼要的《西方文学十五讲》有8.8分,我永远会记得他关于古希腊悲剧精神的解读与鲁迅先生对悲剧的解读有多大的不同。解读了太极图、河图、洛书、日晷、漏壶等的社科院冯时教授的《中国天文考古学》有9.2分。第二步是构建资料库,读研的时候因为穷我大量使用PDF影印版的电子书,现在鉴于房价涨得比纸质书的价格快得多,我还是倾向于阅读纸质书,因此大量的工资都花在买纸质书上了,由于历史是关于变迁的学问,涵盖甚广,哲学家康德认为应当避免教育学生从专业化的单一视点去看世界,首先就得教师本身避免从单一视点看世界,所以我分类构建资料库,比如这是历史类书籍,背景是书柜的一部分,前景是目录的一部分;这是文学类,这是教育哲学政治经济类,这是自然科学类,但我并不喜欢别人看到我的书柜,因为韩寒的作品《三重门》里,男主角讥笑他的父亲是爱书而不是爱读书,毕竟书是身外之物,看进去了的才是真的。因此第三步就是做计划表和写读书笔记,下面罗列的是从201610月到现在做了读书笔记的书目清单,近两年都教高三,加上有两个精力旺盛的崽,其中大的那个还十分叛逆,所以我的业余时间非常有限,为了抑制当年看武侠小说留下的一目十行的坏习惯,我强迫自己写读书笔记。第四步是打个MARK,也就是对其中的部分内容写感想,不是完整的读后感,那个太耗时间和精力了,原来喜欢写在QQ空间,2017127日除夕之夜,我第一次学会发微信朋友圈,从此每读一本书就发一篇关于该书的部分感想以督促自己持续不断的努力,这个课件上翻滚的就是一年来的记录,比如这篇是日本学者福冈伸一的《生物与非生物之间》......。它们虽然零散,但是与读书笔记合在一起,就构成了写论文的重要素材,尽管读书本意并不功利,但是我不介意在必要的时候把它转化为生产力。第五步是补遗,我的课外阅读依赖碎片化的时间,其中有一个重要空缺是上下班各半个小时的车程,虽然开车眼睛必须专注,但耳朵却可以用来听mp3版的《百家讲坛》,比如我特别喜欢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讲《先秦诸子百家争鸣》、北京师范大学康震教授讲《唐宋八大家和李白、杜甫》,这些学者的观点大量用到了课堂,当然先得确保它们是补充了高考必需的知识而不是否定或严重脱离高考要求的满嘴跑火车,比如最近就用到南京大学胡阿祥教授讲国号的来历,华夏的华来自于“花”,指的是玫瑰花;夏朝的夏指的是夏天的蝉,也就是知了;商朝的商指的是玄鸟,也就是燕子,引申为凤凰;周朝的周指的在农田当中种庄稼,体现了这个王朝高度重视农业的传统;秦朝的秦这个字指的养马的牧草,也就是今天北方和前苏联地区的重要牧草——猫尾草,后来被英语翻译为china代指中国。

 

最后,用一句十几年前看到的话作为我的收尾:“我们不是在追求真理,而是在茫茫宇宙中寻找心灵的家园。”知识只是一个载体或者说工具,它与教学原理相结合,推进师生的共同成长,因为高考考纲所讲的学科素养要在学生身上生根发芽,就得先在老师身上长成参天大树。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