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包回来了


发表时间:2018-01-22 作者:张小娟来源:

回顾自己三十年的教师生涯,我忘不了那件事。

那是1997年夏天一个平常的上午,我正坐在办公桌前批改作业。第二节课后班长程莉匆匆走进办公室,焦急而神秘地报告我:“张老师,班上出事了。今天早自习前,闫静带来交资料费的一百多元钱,连同她的红色钱包一起不见了。从早上开始,我们班干部在班上进行了秘密调查,但没有一点线索,大家都很着急,只好报告您。”一百多元钱,对学生而言,这已不是一个小数目;而在班上丢了钱,这也决不能看作是一个小事件。它给闫静的损失,对集体造成的伤害,尤其是对拿钱包者本人将带来的危害,远不是这笔钱的数目可衡量的!

“破案”开始了。向失主闫静了解到了有关情况后,我找事发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进行个别谈话,平时率真可爱的学生今天在我眼里仿佛一个个成了虚伪可疑的“嫌疑犯”,班上人心惶惶,办公室内议论纷纷,这局面怎不令人痛心!时间已经是第四节课了,该问的人我已细细问过了,狭小的校园内可寻的每个角落我都反复找过,仍是一无所获。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要第四节课下课铃一响,如果再无良策,一切的损失、伤害、危害都将难以挽回。不、我不能就此放弃!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搜!放学后谁也不要离开教室,搜查每一个人的书包、口袋、抽屉,可能会找得出来。”当老师的谁都知道,班上丢钱是最棘手的事,同办公室的老师一直都在帮我想办法,最后关头,有人想起了如此下策。虽然也有老师认为不妥,表示反对,可事到如今,似乎也再无他法。这时,上午的最后一道铃声响了,我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向教室。

我沉默地站在讲台上,面前笔直地静坐着50个半大不小的学生,他们都睁着疑惑的双眼看着我。许久,我抖着声音说:“同学们,今天我们班上出了贼!他(她)拿走了闫静同学的装有一百多元钱的钱包。虽然目前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他(她)肯定就在我们这个集体中。今后,别班的同学和老师就会指着我们的班牌说:‘ 36班有贼!’你们互相之间,从此也就只能彼此提防,互不信赖,因为,班上有贼!”一百道目光颤抖了,几十张脸涨得通红。

“同学们,贼名难当啊!我们班当不起这个恶名!怎么办?”

“搜!”群情激昂,许多声音同时在喊。

“不,同学们,我没有这个权利,我不能搜。”

“没有关系,就搜吧!”有些同学甚至抖开了书包。

“不,我不敢搜。我不是怕搜不出,是怕真的搜出来啊!”几十双眼睛再一次惊疑地注视着我。

“是啊,我怕搜出来。同学们,你们想想,两年多来,我们36班助人为乐的同学多,有同学曾经受到《长沙晚报》登报表彰;无私奉献、拾金不昧的我们也多,曾经受到学校表扬。损人利己的丑事,我们班可从来没有。今天,某个同学一时糊涂,或者因为那个红色的钱包离得太近,诱惑着他(她),他(她)伸手即得,现在他(她)也许正矛盾不安,甚至可能后悔不已。老师现在一家伙搜出来,大家想想,这个同学的贼名不就这么定了吗!他(她)不就永远失去了改过的机会吗?背上这个贼名,他(她)今后又如何在老师同学面前抬头做人,又如何在社会上立足呢?这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我又如何敢做呢?!”教室里出奇的静,其他班早已放学,仿佛整个校园都在倾听我的声音。

“再说,也许这个钱包早已被转移到一个不被第二个人知道的某个地方,就算我们把教室搜遍也找不到。真要找回被人拿走的东西,靠搜可不是办法。一百多块钱,对我们来说可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想吃的、想要的、想玩的……好多向往已久的小心愿都可以因此实现。可是,同学,当你品尝这笔不正当的财富带来的甜头时,你知道你失掉了什么吗?你失掉的是做人最最宝贵的东西——人格、品质,你可能从此走上了一条错误的人生道路!你也可能想事已至此,决定做了这一次以后不再做,但是,只要你拥有了这一次,当你将来回顾人生的时候,你还会是坦然、安宁、自信的吗?”每一张脸都神情凝重,每一双眼睛都陷入了思索。我想我当时一定很激动,后来,副班长薛亮同学在他的演讲稿《我爱我班》中写到了这件事,当中有这样一段:

那时,我们并不觉得张老师有批评我们的意思,从她严肃的神情和含意深长的话语里,我分明看到了一位慈祥的长者,一位伟大的母亲,在教我们如何做人。我记得她说过这样一句话:“同学们,这只手里托着装有一百多元钱的钱包!”她伸出了左手,“这只手里托着我们做人诚实、正直、美好的品德!”她伸出了右手,“你们掂掂,哪一个重,哪一个轻,舍弃轻的那个,双手把重的那个紧紧抱住,千万不要让它丢失!”……一段话,一段普通而又易懂的话,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我那时想,如果是我拿了那个钱包,我一定毫不犹豫地交还失主。

那时,我仿佛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偶然做错事的学生,现在知错了,想要有改过的良方。“同学,明白了这些,你肯定后悔不已,你要改正。但我不要求你现在站出来,也不要求你当面把钱包还给闫静或交给老师,你只要把它悄悄地塞进闫静同学的书包或抽屉就行,我们将为你迷途知返,勇敢改过的行为鼓掌喝彩。”

下午的课上完了,放学的铃声响过了,我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默默等待。“张老师!张老师!钱包回来了!钱包回来了!”激动得满脸通红的闫静一路欢呼跑进办公室,手中挥动着那个鲜红的小钱包!后来的事,薛亮的文章中这样写着:

……张老师带着万分激动而又喜悦的心情告诉了我们这个消息,同学们欢呼起来,笑声、掌声经久不息……

这时,张老师笑了,笑得很美、很甜……我望着张老师,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因为张老师不仅仅为闫静同学找回了一百多元钱,更为那位拿钱的同学找回了无论多少钱也买不回来的品质诚实呀!这一天经历的事将令我们班每一个人终生难忘!

那个没有晚霞的黄昏我的心情格外灿烂,那个没有星光的夜晚我的眼前一片光明。从那一天起,我为自己是一名光荣的教师而无比自豪!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