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花开


发表时间:2018-01-17 作者:钟武伟来源:

李瑜

 

“就是这么倔强吗?”从办公室打开的窗户望下去,我又一次看到怒放得像一支硕大棉花糖的木兰树。刚冲洗过的手指感到彻骨的冰凉。非得赶在这样寒冷的早春里,把自己燃烧殆尽吗?”隐约地听到心底幽幽的一声叹息。

真不用一片叶子做陪衬的!印象中,稍稍能感到一丝薄薄凉意的时候,木兰树便急不可耐地将浑身上下脱个精光。这么快就厌倦了被绿叶团团簇拥的感觉么?还是忍受不了那一日甚似一日变化了的脸色和一片片渐行渐远的冷落,干脆自己主动来个了断?真是要强的性子!

在忍耐了近四个月的单身生活之后,却在元宵刚过的农历一月,这万物依然萧杀颓败的时刻,一鼓作气把所有的花朵一次性绽放个痛快。到底从哪里冒出这般强烈的干劲呢?这做派潇洒里透着年轻人独有的爽快。

每一朵都有拳头大小的花密密匝匝,连最细小的枝头都没有放过。虽是在阴沉的天气里,也只有着单纯的色泽,木兰花却逼散着摄人心魄的晶莹光华。若直直地盯着她,眼睛都会有些微刺痛之感,犹如站在雪后初晴茫茫无人的旷野上,被眼前突然降临的白色世界惊吓得目瞪口呆,既兴奋又紧张,呼吸急促头脑也发起昏来,不禁赶忙闭上眼睛,心却怦怦地跳。

为什么开得这样拼命呢?这么不顾一切,不会精疲力竭到最后身心俱疲?那恨不得在一夕之间将所有芳华燃烧殆尽的的架势和决心,也叫我惊得说不出话来。蓄积了一个冬天的能量啊,顷刻间毫不吝啬地和盘托出,爽快是够的,然而对未来,会不会显得太轻率有欠考虑?待到轰轰烈烈的热闹消散之后,等待自己的或许是同样深刻的寂寞,那时候,又该怎么办?

为何不一天开一朵呢,如果一天开一朵的话,就不会一会儿太热闹,一会儿又太落寞。这样平均下来,整个春天,甚至到夏天,都有事情可做,细水长流,不好么?非得这样某足了劲,一次就拼了命地绽放,好像这辈子就只开这一次了似的,满头满脑地喷涌得叫人担忧叫人害怕。

莫不是爱上早春了吧?这么不计较未来拼命地努力着,真是有够倔强的!

望着窗外的我,忽地心疼起这木兰来,即使春寒料峭,也在所不惜了么?即使要忍受大半生的寂寞,也没关系么?傻丫头!

“哎”我终于决定将目光移开,麓山学子跑操的口号声铿锵有力传入耳帘。我甩甩湿漉漉的手,大步向办公室走去,心情竟意外地舒畅。不计较未来地努力生活吧!春天来了,回温是早晚的事!

(注:本文获长郡教育集团首届教职工诗文大赛优胜奖)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