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的怀想


发表时间:2018-01-17 作者:钟武伟来源:

赵华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中秋的怀想像一畦吐穗的稻谷,像一束流泻的丁香。让我想起了山村的矮房,屋前的水井,屋内的柴火坑和我那苍老的奶奶。听父亲说,奶奶是童养媳,含辛茹苦地带大了九个子女。每个孩子过生日时,她就饿自己,省下自己那天的口粮,磨点米粉,做两个团子给孩子吃。十二岁那年,我第二次回到故乡,奶奶已经糊涂了,不认识我了。她每天吃饭时四处寻找她口里那个“胖丫”回家,夜晚佝偻着瘦小的身子用火坑里的灰烬给我烤银叶儿粑粑。我知道她虽然叫不出我的名字,但是她心里隐隐约约地感到:眼前这个娃就是她日思夜想的孙女。分别那天,我和父亲怕她像孩童般不舍,偷偷离开。可是才走到村口,我就被远处的哭声牵绊住了,我看到奶奶身着黑土布衣的瘦小身影,奔跑中凌乱的头发,跑掉的一只鞋......这些与童年相关的回忆,在心口燃烧,发疼。

    第三次再见奶奶,那是前年。高高的墓碑下,奶奶静静地躺在里面。父亲,这个情感内敛,从不在子女面前倾诉的人,那天红着眼睛,忍不住说了奶奶的许多往事:奶奶在艰苦的岁月里拉扯九个孩子,都活了下来,这是一个奇迹!操办儿女的婚事,一大家人几十年和和睦睦,这不能不让人佩服她的能力!父亲说奶奶的世界里只有子女,她活着就是为了让孩子们能够活下去。奶奶一辈子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没有睡过一夜安稳觉。她就像一个木陀螺,被苦难生活的鞭子不断地抽打着,抽打着,直到她再也转不动了,静静地躺在四婶娘的怀里离去……四婶娘说,奶奶只是要四婶娘抱着她,抱紧点。

    奶奶一定是太苦了,太累了,她一辈子养育儿子照顾孙子,劳累着,苦难着,她唯独没有爱过自己。我又想起若干年前姐姐请客吃饭后,父亲坐在我车上不住地流眼泪,喃喃着:“我娘这辈子没有过上好日子啊。她为什么不能等等我们,这么好的日子,她没有赶上啊!”

    今天是中秋节,父亲母亲在家忙忙碌碌一整天。父亲年过古稀,腿脚不太灵便,一辈子就是为了这个家操劳。父亲年轻的时候为了家人能生活宽裕,到浙江奔波了一整年。回家后,我们家成了那个年代罕见的“万元户”,可是他却累出了风湿关节炎;父亲中年时为了家人能吃好,钻研厨艺,一做就是几十年;而今父亲老了,他为了给孩子减轻负担,生病从来不告诉我们,直到被医院折腾得病情加重,这才问我们医院里是否有熟人可以帮忙,让他少受点折磨?看着父亲的满脸汗水,蹒跚的脚步,我心里百味杂陈,心酸感叹:父亲,你怎么就这么舍不得麻烦你的孩子呢?

    中秋之夜,月光像盛开的花朵落在肩上,我心中聚拢了对父亲愧疚。我知道:我心灵的月亮缺了。

    我的奶奶,我的父亲,生在大山,长在大山,他们的身上有着大山深处的气质:质朴无华。我不能像旁人那样去虚无地赞美他们,我只求能为他们实实在在地做些什么。

    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阅历的丰富,奶奶在我心中的形象越来越清晰。我越来越能感触她的坚强、隐忍,不屈于生活的精神。她虽然目不识丁,但是她却用勤劳、朴实、爱子为笔画,组成文字,写了一本足够我品读一辈子的人生著作------困难面前要坚韧和淡定;我的父亲虽已古稀,但是我还想帮他圆一些他年轻时曾经拥有的梦想,我想和他好好交谈一下,让他不要怕麻烦我,告诉我他还有哪些期盼。能让父母开心快乐,这是做子女的最大幸福!

    岁月用斧凿刻下的痕迹让我愈发感到人生的不易,父母的伟大,要珍惜亲情。我弥补不了祖辈的残缺,但我可以做好身边事、眼前事,让我的父亲、母亲安享晚年,让晚年的幸福补给岁月曾经带给他们的苦难。生命如月,它或亏或盈,或黑或明,质本圆满。

丹桂盈香秋菊黄,银月满盘桂花香。年更岁替无穷尽,亲情牵绕比路长。  我要盈握一捧生命的月光,让内心永存孝恩、宁静和庄严。

 

(注:本文获长郡教育集团首届教职工诗文大赛优胜奖)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