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主义教育与人本主义教育


发表时间:2017-06-14 作者:钟武伟来源:

——观《放牛班的春天》有感

 侯秧

观看《放牛班的春天》之前,看到剧照能够感受到导演似乎受到了《死亡诗社》的影响,在这样一群看似拙劣的学生中,在一位充满爱心、教学有方的教师影响下,每一位孩子绽放了夺目的光彩。还记得我初中英语老师讲过的一句话“不要给任何一个学生贴标签,没有人就是那个样子的,除非你是想让他变成那个样子。”的确如此,从教育学、心理学角度再看这样一部充满着传奇色彩的电影,收获更多。

《放牛班的春天》人物塑造也是充满着独特意味,顽劣成性的学生、循循善诱的老师,再加上几个顽固粗暴的学校领导,形成了教育题材电影中最常见的内在结构,不过令人惊喜的是导演不是简单的追求叙事,而是通过宛如天籁的音乐作为电影叙事的表现手法,让我们在悠扬的音乐中感受法国人的优雅浪漫,在古典与传统的碰撞中引发深思。因此,这部电影在带给观众视听上的享受的同时,更是通过孩子们清澈的眼神、甜美的童声合唱,在爱的教育下放飞童心、梦想、成长,让人沉醉。

这部电影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行为主义者与人文主义者的对立。在这部电影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暴跳如雷的校长和温和诙谐的克莱门特·马修,这两种人格的鲜明对比,展现了两种不同特点的教育方式、教育理念。以“行为—反应”为核心理念的校长,刻板冷漠,惩罚方式繁多,代表的是行为主义者。在校长的心中只有及时而又有力度的惩罚才能够让学生学会正确的反应,因此校长的作风可以说是雷厉风行、不遗余力。“刺激—反应”当然能取得一定的效果,每一位孩子在校长面前变得噤若寒蝉,仿佛如机器人般规矩,可脱离了校长的监管无所不为,越是采取高压越反抗,越加变得恣意妄为。

从《放牛班的春天》中可以看到行为主义者的教学理念弊端暴露无遗,高压会促使反抗越加激烈,同时一旦脱离监管,规章制度形同虚设,更为严重的是让每一位孩子丧失了自我,忽略了人的内心活动和情感因素。如果教育只是强调惩罚与高压带来短暂的“听话”,只会将孩子带入到一个冷漠与虚无的世界。很庆幸的是,在电影中孩子们遇到了如克莱门特·马修般春风化雨的督学。

与校长行为主义者相反的是,克莱门特·马修追求的是人本主义。他与校长最大的区别是将学生当成同自己一样的,有血有肉有尊严的活生生的人来看待,会在满足学生作为正常人类的基本需要的前提下,对他们进行适当的引导教育。著名的教育学家马斯洛曾在《人类激励理论》中提出“需求层次理论”,书中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反观克莱门特·马修的教育方式,他首先将学生完全从校长的淫威下解脱出来,并竭力为每一位孩子寻求庇护,保障他们不受伤害,这是一个能够给予孩子安全感的老师,正好也是马斯洛理论中“安全需求”的体现。在影片中,导演将视角重点放在弱小无依无靠派皮诺身上,让孩子们找到“归属与爱”,当发现校长的十万法郎是科林所偷时,他询问了原因;想要一只热气球的愿望是意料之外的天真和单纯,为此马修不忍心打碎这个孩子的人生梦想,于是又一次成为了包庇窝藏“坏孩子”的“同谋”,这也是“尊重需求”。到最后,合唱团成立,每一位孩子在音乐的感染下成为音乐的天使,这何尝不是自我实现的需求的体现呢?这种需求集中体现在有着“天使面孔”的音乐天才皮埃尔身上,正是马修的慧眼识珠,为皮埃尔一生的音乐成就奠定了基础,实现自我价值。

导演处处表露出校长对于好学生与坏学生的不同态度,比如“坏学生”派皮诺因为答不出玛丽莎内是怎么死的而被罚抄答案一百遍。课下,校长和蔼可亲地给了他最喜欢的乖孩子博尼费斯饼干的奖励,在心理学“皮格马利翁效应”理解中,一个老师认定自己的学生无药可救,那么自然学生的一切行为都是坏事,哪怕他们什么都还没有做,也很可能是在进行预谋策划。这种防患于未然的心态一旦过了头,势必就要演变成罗森塔尔所说的“自我实现的预言”。可以想见,在老师的偏见与歧视之下,再天性纯良的孩子,也极有可能成长为心理扭曲的人,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当引以为戒。

教育不应压抑孩子的天性,更重要的是在爱与关怀中,解放孩子的天性,发现每一位孩子的特长,理解孩子,关爱孩子,让他们走入社会,在温暖中前行,正如罗杰斯说,爱,就是深深的理解和接受。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