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化雨润无声


发表时间:2017-06-14 作者:钟武伟来源:

——《死亡诗社》观后感

魏仁珍

   我来到森林,因为我要活得充实,吸取生命中的精髓,摒弃一切与生活无关的东西。当我老时,不至于发现自己白活了一场。                     ——梭罗  

   今天要分享的是一个与教育有关的影片,与我们有关的故事。

威尔逊预备学校是所有渴望升入常春藤学子的理想之地。老师们秉承严肃治学的校风,积极力行“传统、荣誉、纪律、卓越”四大信念,循规蹈矩的教学方式和严格的惩戒制度保证着这所“地狱学院”的高升学率。家长们费尽心力把家庭和自己未完成的梦想付诸孩子,谆谆教诲如影随形。当孩子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入座,接受校长慷慨激昂的讲话,并把象征知识之光的蜡烛点亮传递时,谁曾料想到背后竟是学生颠覆性的话语和放弃梦想的无奈,模仿、恐怖、颓废和污秽成为四大信念的代名词,毫无激情可言。

    学生们每天接受不同课程的老师“填鸭式”的灌输教育和军队式的考评,默默地埋葬自己对于知识探索的热情与潜力。整所学校仿佛一潭死水,没有半点涟漪。直到基廷老师的出现,为这片寂寞的森林注入活力。

    一出场,基廷就吹着轻松的口哨走进,然后走出教室,顿时老师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全体学生不知所措,只能跟随口哨声来到校史馆。第一堂课就这样静静地开始。“啊,船长,我的船长”作为文学老师的基廷一开课就不同凡响。以至于此后学生都深情地称呼其为船长。他说他曾经也在这儿上课,我想他曾经激情荡漾的青春也被抑制,只有真正经历过那些的人才能把人生参悟得如此透彻。换句话说,他现在也在充满激情地活着,只是这种激情,早已历炼成了一种难得的平静,他用这种平静的眼光审视着周围的孩子们,看着他们在懵懂中追求,在他们身上,他嗅到了自己当年的气息。他所做的,是在引导,担当引导孩子们寻找青春意义的船长 ,帮助他们在迷惘中突围,帮助他们抓住人生最精华时刻的每一天。船长接下来带领着学生们参观馆内的照片并靠近作古的前辈们,用心灵倾听死亡的声音来反思生命的意义:carpe diem(及时行乐,让你的生命超越凡俗!)

    学生们显然不能够深刻地认识到,这是一位长者用毕生的体悟带领学生感受生命的存在,探求生命的意义。及时行乐,去寻找生命的本真。基廷老师的课后,孩子们也褒贬不一。因为这样的课堂对于中学的孩子来说,自然太深奥,也太陌生。

关于诗,不同作家看法不一,理论各异。教科书一般参考最具研究价值的理论对研究者进行指导和熏陶。学生们早已习惯和认可这样的模式,老师则照本宣科,为学生读上一段理论,轻松自如地结束课堂。然而,老师的“轻松”失去了自我成长的机会,老师的“照本宣科”同时意味着剥夺了学生思考的权利和自由。这种教与学的双重缺席最终只能导致高分低能的现实。

基廷老师的到来改变了传统的教学模式。基廷老师的课堂仿佛有了魔力,他有时坐在桌子上与学生趣谈莎士比亚,教室里笑声不断;有时高调地站在讲台上,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并鼓励学生勇于尝试。告诉学生阅读时想想自己的见解,寻找自己内心的声音。有时带领学生奔跑在操场上,用诗歌向世界宣告自己的梦想和渴求……整个校园开始有了青春的颜色和芬芳。

印象最深的是课堂上他与学生讨论关于诗的评价问题。教科书的序言中用坐标轴来判断一个诗人的伟大程度,于是,基廷老师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坐标轴,台下的学生托德也拿出笔记本,用直尺一丝不苟的照着画。老师的一言一行都被认真听讲做笔记的学生记录,这可谓是当今现实中令老师欣羡不已的状态。看到这儿,我不禁回想着自己的课堂:20年前的教学模式怎可能适应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整个民族都在前进,教育不可偏废。可在基廷老师眼中,不止做笔记,连教科书上枯燥无味的理论都毫无意义。因此,基廷号召学生撕掉导论,鼓励学生学习独立思考。“我们读诗写诗不为它的技巧,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员。人类充满热情,诗,美,爱,浪漫都是我们生存的原因。”这个秘密让课堂充满了生命力,也让学生开始探索诗歌的奥秘。

在年鉴中得知基廷老师成立过古诗人社后,被基廷的一番话激发起生命活力的少年们似乎明白了自己生命的意义。阴暗的洞里,不时地有雨滴声拍打尘封的记忆,哼唱出青春的旋律。一群17岁的身影在林间穿梭,来到了郊区的洞内重建古诗人社。他们在黑暗的洞内喊出自由之声,唱出和平之音,自由地享受着诗带来的丰富的精神世界和全新的生命体验。

    只有在梦中,在基廷老师的课堂上,才有自由的模样。“不自由,毋宁死”,很快,这个美丽的梦被一声枪响击碎,噩梦接踵而至。尼尔热衷于表演戏剧,而残酷专制的父亲让他完成了戏剧首秀后转校。梦想和现实碰撞的结果让人目不忍视。最后,他脱下衣服,戴着那象征着梦想的荆棘王冠,打开窗,赤裸着上身的他张开双臂感受着自然之风的最后一次吹拂,他在最后感受生命的意义。然后,他异常平静地走向书房。没有血腥的场面,一只手,一杆枪,疼痛的青春用死亡来祭奠。

死亡的阴影覆盖了诗社的明快,残酷的现实浇灭了青春的火焰 。基廷由于尼尔的死,被传统固执的校方当作替罪羊赶出学校。在他收拾好自己的行李,黯然地走出门口的时候,托德再也无法忍受了,他从来没有如此坚定过,他不再顾忌任何人的阻止,毅然站到了桌子上:“噢,船长,我的船长!”大家陆续站到了桌子上:“噢,船长,我的船长!”这些声音充满了敬意,同时宣告着他们内心执着的追求。

    “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anted to live deliberately.…when I came to die,I discover that I had not lived.”影片尾声,这段经典话语依旧回荡在耳畔,更不能忘却的是那份春风化雨般的温暖。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