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无言,润物无声


发表时间:2017-05-19 作者:钟武伟来源:

 

——观《放牛班的春天》有感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胡巧

   “我的心,你不要忧郁,冬天从这里夺去的,新春会交还给你。”

    对于严寒过后的暖春,人们总是满怀期待、心有欢喜的。我想那是因为:从绝望中生起的希望,从绝望中发起的行动,是最感染人心的,也是最鼓舞人心的。《放牛班的春天》正是这样一个从绝望中升腾起希望的故事。故事里的马修老师是暗夜的星辰,也是我的过去和未来。

    影片中的马修老师颜值不高,是孩子们第一眼的“秃头”;境遇凄凉,单身、工作环境恶劣,“年纪这么大还代课”,实在是一位卑微的小人物。然而,正是这样一位平凡的小人物,在现实环境糟糕透顶的学校里,竭尽所能传递爱:马修老师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爱着这一群可怜而可爱的孩子;他用马克森斯大叔事件,给勒盖莱克上了勇于担当、善待他人的课;他用细心与宽容,发现了天才莫朗奇,并让他懂得了感恩;他用纯净的音乐唤回孩子们冰冷已久的心,让野孩子成为闪亮的天使……

    在这一件一件的小事情当中,原本“劣迹斑斑”的孩子们在改变,原本冰冷的学校开始焕发出春意。马修老师创造的奇迹,我们可称之为:大美无言,润物无声。从马修老师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平凡者身上的不凡,我看到了他对孩子们发自内心的喜欢与爱,看到了一个微小的灵魂带来的细致的温暖与至诚的力量。

这样的马修老师,是我的过去。他是陈老师,我的初中地理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当时三十左右,个子不高略有些胖,话语不多,是看起来极普通的一个人。忘了说,我进初中便进入了“放牛班”,邻近的班级也都是。同学们似乎不愿学习,好多时候上课下课一个样——静不下来,调皮捣蛋的绝不少。那时刚进初中的我,是打心眼里不自信的。曾因嗓子哑,被老师笑称“鸭公嗓”;也曾因向老师讨回被借走的胶带,被冠以“缺乏度量”之名好些时日。不自信的心态由来已久。初中开学第一天,作为值日生的我又因喊不好“stand up”、“sit down ,please”(那之前我从未学习过英语)被英语老师痛批,加之种种不适应,年纪小小的我竟有了“万念俱灰”的感觉,似乎一切就将如此糟糕下去。陈老师“宽纳”了我,低谷时的简短鼓励,进步时的默默微笑,总是及时来到。参加广播站选拔、参加全校性诗词背诵大会、成绩排名一点点上升……我找到自信,找到参与的快乐,找到感激的心态,我是如此幸运。对于班上的一大批“问题孩子”,陈老师更是给予了宽纳、理解、尊重,虽然学习成绩不理想,但一大批世人眼里的“牛鬼蛇神”终是没有走入歧途,并且心态阳光、仗义得很。记得那时隔壁的“放牛班”甚至经营不到一年,便以不得不解散惨淡收场。而我的班级始终“健在”,并在我的心里永远长寿。我那些调皮捣蛋、讨厌学习的同窗们,如今早已是“术业有专攻”,在自己的领地里幸福收获着。相信他们也一样地铭记并感激,我们的幸福源头里有陈老师。

     这样的马修老师,是我的未来。自己做了老师,时常会问,今天我们如何做老师?在带班的过程中,有好几次,我曾深深地质疑自己:是否有力量去帮助我的学生们?是否我也能以自己的微小之力来改变一些人一些事?我所热爱的马修老师告诉我:在有限的空间里,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应当做的事情,去改变你所能改变的,去承纳你暂时还不能改变的。我希望教育是美丽的,是温暖的;是向上的,也是持久的;是丰富的,也是灵动的;我希望教育是充满生命的, 充满智慧的。希望我在这样的故事里。

    大美无言,润物无声。这是我的青春我的梦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