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窗读雨


G1211肖婕
发表时间:2015-01-05 来源:

曾无数次在诗里望见那一派烟雨迷蒙,望见那一隅明澈,我不得不承认,爱上江南,只因爱上了江南的雨。

江南的雨温温软软的,浸润着古老的江南,也孕育着温软的江南人。青泥,雨滴溅起晶莹的水珠,竟是那样的,那样的傲然,不沾染半分泥浊。苍道浅处,袅袅走过一个女子,雨丝散在她的身边,步步生莲。忽地,她莞尔一笑,雨丝跌进那澄澈的眼眸,恍若天泉甘露。脱然于尘世浅浮,伸手捧了一盈雨在手心,却抓不住雨滴跳跃的灵魂。我只敢直愣愣地望着,犹恐指尖污浊玷污了这等清纯,不忍鼻翼间的气息惊扰了那份空灵。雨珠如那新鲜的生命,跃动着光芒与灵气,却从不张扬,只是默默地,流连于世间,通透的水滴,便是灯火阑珊处那些人通透的灵魂。

江南的天,也飘摇着浅浅的灰色,却并不混沌,雨丝密密地网着天空,一如江南才子胸中那副极淡然的山水画卷,青山远黛,莺歌燕舞,绵绵春水,分明是满怀女儿柔情,却无半分拖沓之笔,分明是一派盛世昌明,却颇有几分空高的自许之意。似乎千百年来,江南人作画都是一种风格:铺一张生宣,洒几滴浓墨,笔尖一带,勾一副清丽与温婉。细看,山却是有脊的,石却是有棱的,又见另一种傲然之气,都说画里读人,江南人,大约也是这样罢。

幸游江南,倚山而居,临窗读雨,我读出了你的身影。

你站在雨幕里,清俊的面庞下是茫茫的愁绪。家国,已深锁于泥潭之中。回去,也就意味着往那污泥里投身,留在这远洋彼岸吧,那清雨的声音却夜夜在你的梦里回荡。泪,如江南的雨,无休无期,一滴一滴,流淌着你内心的清高。自清,自清,江南儿郎的名字,细雨清明的性格,终该归属那清雨的世界,你毅然回来了,终于又见了,那日夜涤荡灵魂的雨。

也许是雨,造就了你和你们罢。即便是一滴水,也是晶莹剔透,从未忘过浸润一寸土地。即使是一个人,也是温软的性心下藏一把清高的傲骨于纯净的心灵,从未忘过以生命的力量去改变生命。

有些生命就是如此,微薄、渺小与短暂,厚重、伟大而永恒,一切不过是这种生命的两种形态,一滴雨顷刻便逝,一场雨却是款款无期,他们在浮名浅利前淡然,在纷尘杂世里澄净,在生存与毁灭中傲然,他们没有所谓流芳百世的志气,只追求一方一时的明净,只渴盼将这人世还原一份原始,他们静默地折现澄净,透析本真,冲洗尘埃,荡涤灵魂。这些生命,因清而得以长青。

我无法从这清雨中醒来,我也不愿从这清雨中醒来。就让我永远迷醉于这江南清雨中吧,让这清雨永恒于世人心间。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