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马林狂想曲


G1211 陈璀奕
发表时间:2014-12-11 来源:

我是一具尸体,哦不,是标本,更准确地说,别人都叫我“婴儿标本。”

从我有记忆起,我就栖居在这身高不足50厘米的被浸泡在福尔马林的婴儿身体内。我猜我上辈子一定是个从事理工或医疗职业的人,否则我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中通过气味便判断出“自己”被浸泡在福尔马林中。我的头露在这淡黄色液体之外,因此,我可以透过玻璃罐清楚地看到周围的世界。我通常情况下不会动,不是我不想,只是由于蛋白质变性之后不再受我的支配。当然,说话也是一种奢望。

寒冷——这是我在福尔马林中度过的第一个夜晚。生物实验室的窗帘紧紧拉上,我无法看到外面是夏蝉聒聒亦或是白雪飘然。浓重的气味几乎使我无法思考,然而这漫漫长夜,无法张开的嘴,无法伸直的手,甚至闭不上的眼,除了思考,又有什么能消磨时间的呢?我开始努力回忆,一片漆黑中,我大睁着眼睛,呆滞地蜷缩,只有脑中思维在福尔马林中微微颤动,当然,没人知道这一切。过了很久,我好像想起了一个词——周庄梦蝶。从某些角度来看,我还是一个比较有常识的人吧。我在脑中构想着化为蝴蝶的美好景象,但很不幸,我能想到的只有身边那一大盒蝴蝶标本。它们很美丽,但翅膀却被大头钉生生钉在泡沫板上。这一定很痛吧,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幸运,起码不用忍受针刺身体的痛苦。想咧嘴笑笑,忽然反映过来自己只是一具不会动的标本,便只能在脑中自嘲地咧咧嘴角。没什么好在意的,不是吗?起码我比绝大多数其他标本好得多。我能想、能看、能闻,多好!我在这样的自我安慰中走入如墨般浓稠的黑夜中。

你能想,能看,能闻,却要会让你会寒冷,会孤独,会自卑,会被福尔马林呛得想流泪,却发现能从身体中流出来的也只有福尔马林了,会因夜的黑暗恐惧,会因不知道时间而迷茫。

在迷失中的黑暗里,时间格外难过,但也许只要你在心里笑一笑,光明就出现在下一秒。

我很想笑一笑,因为我终于看到了期待已久的阳光。但和上次一样,抬不起的嘴角让一股苦涩从并不能跳动的心脏处弥散而出。看得见阳光又怎样,无法在阳光下翩翩起舞,甚至羡慕空气中细小的灰尘能与风一起轻盈,缠绵地跳跃。没人在意甚至无人知晓我的存在。

也许在这世界上唯物主义才是真理。可是,“存在即被感知”这句话错了吗?不被人感知,光只是电磁波的传递,声音只是空气的振动。周围的图像不过是光在你视网膜上呈像之后又传给你大脑的微弱信号?你敢说你看得见真实的世界?你敢说一朵花在你去看它的前一秒它一定存在?你敢说你现在透过福尔马林看到的真的只是一个婴儿标本?

《为奴十二载》中说:“我不只要生存,我要生活”。但当你有一天连生存的权力都没有,彻彻底底变成一具标本时,曾经在意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真的还那么重要吗?

命运难道真的只能将我的生命塞进这残破又狭小的躯壳?难道让我只因这躯壳就被人厌恶?哪道让我这一生都失去笑一笑的权力?

岁月使我们失去了大喊“我不相信”!的勇气,锉去了我们“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锐气,无数的压力,将我们变为不哭不笑的标本。每个人都把自己隔绝在福尔马林中,透过模糊的玻璃罐,迎合而又痛斥社会的节奏。直到有一天,发自内心的笑成为奢侈,黑暗变得无法忍受,只能自我安慰和在与他人比较之中获得乐趣,之后便是无休止的问和抱怨。

谁也不想成为福尔马林中的那只无助的标本。但也许不经历那么一段无助的时光,谁也无法体会到“生”所带来的希望与快乐。

当开始相信“光明永远多于黑暗”并大声地在福尔马林呐喊“我不相信”时,一切都会变个模样。我不再是冰冷的标本,而是作为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再次来到这个世界。

睁眼光明,闭眼黑暗。也许这就是这曲“福尔马林狂想曲”的最终章吧!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